大水俞

頑張ります

最近的学习成果……果然不好好学习是画不好人体的……

第五人格有人约么?

蚩渝

喜欢玩律师哦

乐乎最近不怎么玩了……所以……评论私信可能不怎么回……

望朋友们见谅。

为什么指绘……因为穷,买不起板子【可能买得起现在也不会买】

超脱

And never have i felt so deeply at one and the same time,so detached from myself and so present in the world. 

我的灵魂与我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而我的存在却如此真实。——阿尔贝·加缪

陆花大学日常【ooc预警】

一、古琴

“唉唉唉?你都不等我回来就弹琴了啊?”一曲终了,陆小凤边帮着花满楼收起古琴,一边作出不满的模样数落基友。

“你不是一直嫌它声音小不喜欢吗,而且你来的也不晚,没少听多少。”

“那不一样——”陆小凤把声音拉得老长,神经兮兮地靠过来“我看你去食堂前还借了本琴谱就知道你今晚又要弹曲子了,这不刚开完例会就奔回来了,”说着嘿嘿一笑“好不好听我不知道,但你喜欢的东西哪有不好的,我也培养培养情操呗。”

花满楼摇头失笑,“要让你们辩论队的队员看见他们三辩耍贫嘴的样子,肯定把下巴惊下来。”说着就要把书包里的折扇抽出来摇。

“得了吧你,大冷天的。”陆小凤一把夺过扇子拍桌上。花满楼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两只手空落落的,一会儿一个泡着枸杞菊花的温水瓶就被塞进了他手里“喝这个吧——花大爷!”

“你这家伙……”花满楼摸了摸圆滚滚的瓶身,还是从善如流打开喝了一口,很热,但不烫,喝了后是暖和了许多。

“要我说,你这么喜欢古琴,怎么不趁军训招新的时候加个民乐团呢你。”陆小凤显然是早就想问这事儿了,拿出一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神情盯着花满楼。

“……不还是你说过的吗,古琴声音小啊。”见陆小凤还有些疑惑的样子,花满楼就科普开了:“周作人你知道吧,鲁迅的弟弟。”

“嗯嗯,接着说。”

“他就写文谈过这事儿,”花满楼显然也觉得有趣,脸上的笑都要憋不住了“他说他第一次‘听’古琴是在民国七八年,北大开了一个古琴演奏会,蔡孑民主席,请来了古琴专家,山东的王露先生,地点是三院大礼堂,‘排坐在板凳上的人看见王露先生走上来,开始弹奏,场内鸦雀无声,大家都拉长了耳朵听着,却听不到什么声响,只远远的望见他的手上下移动着,好像是在打着算盘。’”

“啊——那现在不是有话筒了吗,声音这不就有了吗。”
陆小凤穷追不舍。

“嗯,那是现在嘛,一直以来,声音小也算是古琴的特色。”

“哦?”

“民乐团多的是古筝啦……”花满楼把保温瓶塞了回去“明天的英语作业你还没写吧,现在不赶就来不及了。”

“……你这口气就像我高中班长一样。”陆小凤撇撇嘴,心想咱俩从穿开裆裤就认识的,还不知道你?说得模模糊糊吊着自己倒是很享受嘛。那些花满楼后援会的菇凉还说他有什么古风气质,依我看明明就是老大爷气质……

花满楼是有一截没说,这古琴,自古以来是文人的宝贝,又称瑶琴、丝桐。和其他乐器不同,古琴很多是文人亲手做的,每一把古琴的细节都寄托了主人对天地的理解,有自己的风骨,文人为自己或朋友的古琴作诗写文的事情很普遍,谭嗣同就为朋友的“停云”写过铭文。文人造琴也有借此体验天地人合一境界的目的,弹琴更是为了扶正祛邪,陶冶情操。

所以古人视弹琴为修身养性,多是弹给自己听的,最多一两好友围在跟前。
譬如古有伯牙子期一弹一听就是古琴,古琴是弹给知音听的。

可惜,自己身边就这个只听得见“丁一声东一声”的音痴,也亏他不好这个还来给自己捧场,不过这样想来,还有了几分庆幸。

要把这些话说给陆小凤听,不定他得多嘚瑟。

二、百团大会

百团大会听着霸气,其实就是同学们取得外号,真名叫社团文化节。

一路招摇过市的陆小凤拖着花满楼走得吊儿郎当,那回头率颇高。还听见小女生交头接耳:“这俩是哪个系的帅哥啊?”

陆小凤的QQ响了一声,拿起手机一看:
花魁娘子:小鸡,你俩在哪儿呢。
陆小凤打了两字,把手机忘包里一塞,加快了步子:
灵犀一指:就来。

“陆小凤,别闹,你把眼镜还我。”花满楼瞪着一双无法良好聚焦的圆眼看着眼前刚给自己多画了两条眉毛的陆小凤。

“不成,你这汉服和你那厚酒瓶子底的搭配也太违和了,眼镜我给你放寝室了。”嘿别说,这眼一瞪更圆了,后援会怎么说的来着——真萌哈哈哈。

早在几天前,陆小凤就看见助班小姐姐无艳在班群里找小可爱帮她的社团撑场子了,正好辩论队没安排到他摆点,就拉上了花满楼去“玩”。

“啧啧啧,有你俩在,不愁待会儿不够热闹了。”无艳脸上带笑,不像个花魁,倒活像盯着花魁的老鸨。
“还有啊,陆小凤,你别说,你画上这两撇胡子还真那么有点意思。”
“那是。”

他们两人都穿着汉服,一个作白衣打扮,还捏着一把黄色的折扇,活像个古代的江南富家公子,另一个一身绿衣服松松垮垮,站没站相,脸上画了两撇胡子,像个江湖上的浪子。两人一堆却出奇的和谐,很快就引来一堆眼放绿光的妹子。

“啊啊啊啊,我要站陆花~”
“嘿嘿我倒觉得花陆更萌诶”
沉迷网络的陆小凤暗暗记下,打算上网查查,这陆花花陆是什么东西。

“陆小凤,别玩手机了,我们来玩玩这个!”

陆小凤一看,原来是抛球接球的游戏,一人背对着搭档往后抛球,搭档则举着纸箱在黄线后接。

“这容易啊。”别说十个进六个,陆小凤这双手,接东西那是强项啊,肯定的十进十。

“花满楼,你尽管抛。”

接下来发生的事篮球社的人都看呆了,两人很顺利的拿到了奖品——两瓶可乐。

花满楼立马打开咕噜咕噜灌了几口,面上还保持着微笑,陆小凤却知道他此刻比面上看起来要开心得多。

“你这爱好还真是一点没变……”

三、辩论会

“现在请正方辩友总结陈词。”

陆小凤站起身:“谢谢主席。回到最先开始的立论,我们先来看看对方辩手的论证。”

“第一件事,对方辩友用普世道德这个词,偷换了人伦道德这个词。什么意思呢,是人伦道德背后不同文化不同语境下的人伦道德的冲突对方全部选择避而不谈,今天一个半岛电视台播放的新闻,完全符合阿拉伯事件的人伦道德,却和西方自由民主的人伦道德大相径庭。”

“您告诉我们,我们一个新闻工作者,都要以人伦道德为重,以新闻价值放在后面的话,我们到底要以何时何地的人伦道德为标准呢?就算在同一个人伦道德体制下,内部有没有矛盾呢?自古有云,忠孝不能两全,以您方这个标准,这个指南针一会儿指东一会儿指西,让我们这些新闻工作者又该何去何从呢?”

“……所有新闻老师都告诉我们,今天新闻有两大价值,左肩传递真实,右肩记载历史。今天的新闻工作者就是我们看见真实的眼睛,而人伦道德是我们判断善恶是非的标准。您告诉我,让我们都带着泛道德色彩的眼镜去看眼前真实的世界,我们看到的这个世界又是怎么样的真实呢?如果我们现在的新闻工作者都不能秉笔直书的话,我们的子孙后代又怎么能知道现在的历史天空是什么颜色的呢?谢谢。”陆小凤鞠躬,落座。

……

“你这嘴还是那么厉害,最佳辩手又收入囊中了。”花满楼把茶杯递给陆小凤。

陆小凤放下奖状喝了一大口:“那是,当初拿到这个议题的时候那可真是脑子里全是浆糊,老师都说这议题本身就有问题,我们可是在图书馆泡了两天,翻了多少资料才找到的突破口啊。”

“大佬幸苦了,今晚我请客,吃完饭去放松一下。”

“哦~想起来了,今晚孟河放河灯啊!约约约!”
……………………
结辩部分是陈铭大佬在国际大专辩论会上的词,特此说明。
本来觉得自己写不好陆花的,看见小伙伴这么给我新写的文文捧场,真不好意思,写篇陆花权当回礼了 @寺隹 希望阿寺喜欢。
……………………
偷偷回来加一点,带折扇应该不会觉得违和吧……以前高中班上有几个男生就夏天带折扇……好吧不多……不过我确实是随身带的……晚上还和室友一起扇,被夸男友力爆棚啥的……

木兰是真女神啊

很早以前看了《木兰无长兄》,近来又重温了一遍,想买书啦♬︎*(๑ºั╰︎╯︎ºั๑)♡︎

好吧,我是想说,替父从军的女将军就该这样,和“貌美如花”的男朋友站在一起时,大家都觉得她才是真男人(◔◡◔)

第一次画海报
等我成大佬了
就重画一遍啊
嘿嘿嘿嘿嘿嘿
画五官时感觉笔不受控制😂
我要申请勾线的小细笔 |・ω・`)

在下逼王,有何贵干(各路美女蛇×逼王楚)

又名人人都想睡香帅   有个组织叫何贵
      求文那么久,没有大手来满足我T^T,我只好自己动手,作为一名文废,我只能说,我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楚留香的脸请大家代入新月传奇,桃花传奇中的尧大😘先试个水。设定中的尧尧多情不滥情,只要性别为母他都先温柔对待,但不越界,只动口不动手。

     楚香帅从不认为自己装逼,他认为这该叫格调,他有自己的田庄,家业,有三个妹子替自己打理,所以虽说被人吐嘈业务不强,但他本来也不打算靠偷东西倒卖来养活自己。

     盗帅这个词,不是一般偷儿可担得上的,得来这名号,不靠偷的金额多少,靠江湖中人的认可的侠义、他绝妙的轻功和鲜有人比得上的头脑,从他可以为无甚交情的丐帮偷回紫金钵便可体现一二了。他练轻功也不是为了偷,只是在月色照耀之中,穿着一身白衣的他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疾行时,会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如果他能认识古龙爸爸的话,应该会明白这就是古龙大大那浓浓的中二笔风。

       今晚月儿圆圆,清风扰扰,香帅刚从石田齐那里离开,准备在出发前在马车中小憩一番。

       梦中,他正站在甲板上,海风带着潮气和丝丝咸味扑面而来,阳光正好,海鸟们在空中起落。香帅阖上眼,享受海风的吹拂,心中没有了其他杂念。恼人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脸上有了异样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游离,他只好用手去拂,却丝毫不见效,不由得烦燥了起来。

       一睁眼,饶是再大的起床气也被正趴自己身上作妖的樱子小姐小小惊吓了一下而吓没了。香帅一把抓住那做乱的手。

        “我就知道你没有真的睡着,可是你如果再不睁开眼睛来,我说不定就要把你吃下去了。”

     樱子眼波流转,吃吃笑了起来,却没有收回手的意图。

      香帅哀叹,平日要提防这些花痴已经很累了,现在觉都睡不好了。

     樱子是个美人,却不是个普通的美人,她是个修行了十七年忍术的日本忍者,但只要是美人,香帅都愿意陪她说上几句话,客客气气套点消息的。

       樱子将香帅压在身下,莫名有了些和往日不同的怪异感觉,身下的香帅眸中带笑,仰月唇微勾,露出一点白牙,倒更像是那被调戏的美人,而已然情动的自己却更像那妄图毁人清白的登徒子。但不管怎样,她是很满意这个视角的,那如玉公子就在她身下,在这逼仄的马车中退无可退。

        樱子很满意,香帅却显然不满意的,他经受着樱子露骨的视线,心中有点怵,一个翻身,两人便倒了个个儿。樱子仍笑着,一双白嫩嫩的手在香帅脸上又揩了两把,香帅似笑非笑瞥了这玉手一眼,将它拉开了些,不能再摸到自己的脸。

       “香帅若是不忍心拿那老头的银子,怎的又硬要从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手上拿走三十万两的银子呢”

      “因为你不但要偷看别人洗澡,还要把别人装到箱子里去。”

       
        樱子盯着他看了很久,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在骗我,你不肯收他的钱,是因为你讨厌那种人,不愿意为他做事。”

         “这么说来,我拿了你银子,当然是因为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比那个什么公主喜欢你,只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我是假的,但我喜欢你是真的。”

         她抓住楚留香的手,不让他去摸鼻子。

       香帅的手是公子哥的手,不像使兵器的手,兵器伤人,容易致人于死地,而香帅从不杀人,他拿手的是轻功,他的手比大多数江湖中人的手干净。

       就是樱子握的这只手,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干净的,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白净如玉。

      樱子不想放手,这也是指多种意味上的。

     “你该知道的,你要带走史天王的公主,实在是很麻烦。”

    “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别人知道我本事大,所以总把很麻烦的事交给我。”话像是抱怨的话,可说话的人的神态却全然不是埋怨的样子,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聪明,目光也很温柔,仿佛在说着亲密的情话。

    “可你现在拒绝了石田齐,事情就更麻烦了。”樱子也脉脉的把眼望进香帅的眼里。

    “哦?”

    “不过你总会成功的,因为有一个人知道一个法子,有了这个法子,你一定能成功的。”

    “那么说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很好。”香帅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在樱子眼中,这是条上钩的鱼,还是条头发已有些凌乱,被猫盯上的发着“腥气”的鱼。

     “当然,你的运气一向很好,因为这个人我知道。”

     “这个人是谁?”

     “我!”

     樱子终于舍得抽出了她的手,用那白白柔柔细细的葱尖指着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

     “你又为什么要帮我?”

     “第一,因为我高兴,第二,因为我乐意,”樱子用她似乎盛着水的眸子柔柔地凝视着楚留香“第三,因为我喜欢你。”

      “你怎么又突然喜欢上我了?”

     “你不信我,你把我当作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我信!我当然信,一个美丽的小姐,不论她说了什么,我都多少是相信的。”

    “你信,当然是最好的,因为我喜欢你,我要帮你,只要你……”樱子越贴越近,用手来拉住了楚留香的衣襟,几乎要将头埋进他的脖颈,她实在很喜欢这个男人,想要在他的颈上留下自己的牙印,他是个很香的男人,那郁金的香气还带着体温,这个男人,一定是十分美味的……

    “我知道你有情,也有义,”香帅笑着握住樱子的一双手,樱子的心第一次彭彭直跳,她附了上去,“那你又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知道……”

    “喔,也许你不知道呢?我觉得你一定猜也猜不到。”香帅笑得更温柔了,看起来比樱子还愉悦。

    “也许我知道呢?”樱子看起来更柔媚了,“也许我就是知道呢?”

     楚留香没有再说话,他用行动回应了她。

     车门一开,只见樱子小姐从车厢里飞了出来。

     楚留香叹口气,摇了摇头,终于又睡起觉来。

    

谈谈我心中的陆花

  陆花能那么甜,是和这二人的性格有关的,实在虐不起来。

  他们相互信任,对对方又都敬佩欣赏,这样两个人,想生起隔阂……太难。

  陆花和朱停自幼相识,老友之间……默契自不必说。

  最打动我的,却不是这些。
 
  我从不把他们当作夫夫看待,但这里打上陆花tag,实在是因为我理解出的二人情感,相信圈中人最有体会。

  最击中我的,是曾经看到的一句话:

   陆小凤离了花满楼,仍是那个风流不羁的陆小凤。
   花满楼没了陆小凤,还是那个如切如磋的花满楼。

  他们的生命各是一条流畅动人的曲线,大部分弧线相离,只有几个点相遇,在这当中创造了几个动人的故事。

   看过原著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写花满楼的篇幅少到甚至是撑不起那三部电影的,前传和铁鞋是编剧征得作者方面同意YY之作,凑出十部成为一个完整的系列。而原著在金鹏王朝后,花满楼就基本消失在读者视野中。

   我曾以为,好友,情人,都是亲密无间的,非你不可,却现在才了悟,好友,情人,都是人生一隅,他们照亮了你的生命,但人生来,该是为了自己而活。

   一个人赤条条的来,不是来寻找好友,情人的,试想,当你的生活只有他们,生活便已失了它的色彩,失了滋味,生活从不是蜜罐,它是苦的。

   每个人都是独立存在的,陆花二人是本身就十分优秀的,花花喜欢呆在小楼,小鸡则是到处解决麻烦,花花笑迎客来,笑送客去,从不会挽留,小鸡也决不会要求花花和他过一样的生活。相互欣赏,相互信任,相互帮助。

  我可以想像到,他们可以为了对方的生置生死于度外,而若对方已遭不测,陆小凤会在余生继续做花花在时的那只四处撩的小鸡,花满楼会仍旧在百花楼照料花草,仍是对方曾认可欣赏,人人称赞的那个模样。而不是因为对方毁了自己。交往的最佳状态不就是共同成长,成为最好的自己吗?

   古龙笔下真正动人的从不是儿女情长,他自己也说过他认为相较男女之情,男人之间的情谊更加宝贵。这才有了陆花这一对,他们性格相差很大,陆可以和西门成为好友,花却因观点不同不待见西门,但这不妨碍陆花二人的相处,这份坦然洒脱使我嫉妒。

   陆小凤每个晚上都需有美女相伴,但没有哪一个抓住了他的心,让他甘心成家立业,不再做个浪子。
 
  花满楼是江南富家公子,终有一天在亲友的祝福中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白玉老虎》中,二人已作古,主角们提起陆小凤唯一的传人花满天的故事,是我知道的最好的结局。

  

希望我已经把自己的心情准确传达给大家了,欢迎交流^_^

 

 

在下逼王,有何贵干 (各种美女蛇 ×逼王楚)

又名人人都想睡香帅   有个组织叫何贵
      求文那么久,没有大手来满足我T^T,我只好自己动手,作为一名文废,我只能说,我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楚留香的脸请大家代入新月传奇,桃花传奇中的尧大😘先试个水。设定中的尧尧多情不滥情,只要性别为母他都先温柔对待,但不越界,只动口不动手。

        楚香帅从不认为自己装逼,他认为这该叫格调,他有自己的田庄,家业,有三个妹子替自己打理,所以虽说被人吐嘈业务不强,但他本来也不打算靠偷东西倒卖来养活自己。

        盗帅这个词,不是一般偷儿可担得上的,得来这名号,不靠偷的金额多少,靠江湖中人的认可的侠义、他绝妙的轻功和鲜有人比得上的头脑,从他可以为无甚交情的丐帮偷回紫金钵便可体现一二了。他练轻功也不是为了偷,只是在月色照耀之中,穿着一身白衣的他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疾行时,会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如果他能认识古龙爸爸的话,应该会明白这就是古龙大大那浓浓的中二笔风。

         今晚月儿圆圆,清风扰扰,香帅刚从石田齐那里离开,准备在出发前在马车中小憩一番。

          梦中,他正站在甲板上,海风带着潮气和丝丝咸味扑面而来,阳光正好,海鸟们在空中起落。香帅阖上眼,享受海风的吹拂,心中没有了其他杂念。恼人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脸上有了异样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游离,他只好用手去拂,却丝毫不见效,不由得烦燥了起来。

          一睁眼,饶是再大的起床气也被正趴自己身上作妖的樱子小姐小小惊吓了一下而吓没了。香帅一把抓住那做乱的手。

        “我就知道你没有真的睡着,可是你如果再不睁开眼睛来,我说不定就要把你吃下去了。”

        樱子吃吃笑了起来,眼波流转中却任由自己手被抓在香帅手中,没有收回手的意图。

        香帅哀叹,平日要提防这些花痴已经很累了,现在觉都睡不好了。

        樱子是个美人,却不是个普通的美人,她是个修行了十七年忍术的日本忍者,但只要是美人,香帅都愿意陪她说上几句话,客客气气套点消息的。

         樱子将香帅压在身下,莫名有了些和往日不同的怪异感觉,身下的香帅眸中带笑,仰月唇微勾,露出一点白牙,倒更像是那被调戏的美人,而已然情动的自己却更像那妄图毁人清白的登徒子。但不管怎样,她是很满意这个视角的,那如玉公子就在她身下,在这逼仄的马车中退无可退。

          樱子很满意,香帅却显然不满意的,他眼见樱子眼中浮现诡异的神色,心中莫名有点怵,一个翻身,两人便倒了个个儿。樱子却仍笑着,即便手被抓住也要在香帅脸上再揩两把,香帅便似不经意低头看了这玉手一眼,将它拉得离自己的脸更远了些,不至再摸到自己的脸。

         “香帅若是不忍心拿那老头的银子,怎的又硬要从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手上拿走三十万两的银子呢”

        “因为你不但要偷看别人洗澡,还要把别人装到箱子里去。”

       
          樱子盯着他看了很久,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在骗我,你不肯收他的钱,是因为你讨厌那种人,不愿意为他做事。”

           “这么说来,我拿了你银子,当然是因为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比那个什么公主喜欢你,只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我是假的,但我喜欢你是真的。”

         她抓住楚留香的手,不让他去摸鼻子。

          香帅的手是公子哥的手,不像使兵器的手,兵器伤人,容易致人于死地,而香帅从不杀人,他拿手的是轻功,他的手比大多数江湖中人的手干净。

          就是樱子握的这只手,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干净的,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白净如玉。

         樱子不想放手,这也是指多种意味上的。

美女×楚留香

    看了B站上名为,香帅被撩片段,的视频,很有感觉啊,明明风流很有女人缘的香帅却内心正直(专情),总是很受气得被揩油,每天为了自己贞/操觉都睡不踏实(详见樱子小姐)。get到了萌点啊,求产粮╭(╯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