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俞

在下逼王,有何贵干(各路美女蛇×逼王楚)

又名人人都想睡香帅   有个组织叫何贵
      求文那么久,没有大手来满足我T^T,我只好自己动手,作为一名文废,我只能说,我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楚留香的脸请大家代入新月传奇,桃花传奇中的尧大😘先试个水。设定中的尧尧多情不滥情,只要性别为母他都先温柔对待,但不越界,只动口不动手。

     楚香帅从不认为自己装逼,他认为这该叫格调,他有自己的田庄,家业,有三个妹子替自己打理,所以虽说被人吐嘈业务不强,但他本来也不打算靠偷东西倒卖来养活自己。

     盗帅这个词,不是一般偷儿可担得上的,得来这名号,不靠偷的金额多少,靠江湖中人的认可的侠义、他绝妙的轻功和鲜有人比得上的头脑,从他可以为无甚交情的丐帮偷回紫金钵便可体现一二了。他练轻功也不是为了偷,只是在月色照耀之中,穿着一身白衣的他在别人家的屋顶上疾行时,会有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如果他能认识古龙爸爸的话,应该会明白这就是古龙大大那浓浓的中二笔风。

       今晚月儿圆圆,清风扰扰,香帅刚从石田齐那里离开,准备在出发前在马车中小憩一番。

       梦中,他正站在甲板上,海风带着潮气和丝丝咸味扑面而来,阳光正好,海鸟们在空中起落。香帅阖上眼,享受海风的吹拂,心中没有了其他杂念。恼人的是,不知什么时候起,脸上有了异样的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游离,他只好用手去拂,却丝毫不见效,不由得烦燥了起来。

       一睁眼,饶是再大的起床气也被正趴自己身上作妖的樱子小姐小小惊吓了一下而吓没了。香帅一把抓住那做乱的手。

        “我就知道你没有真的睡着,可是你如果再不睁开眼睛来,我说不定就要把你吃下去了。”

     樱子眼波流转,吃吃笑了起来,却没有收回手的意图。

      香帅哀叹,平日要提防这些花痴已经很累了,现在觉都睡不好了。

     樱子是个美人,却不是个普通的美人,她是个修行了十七年忍术的日本忍者,但只要是美人,香帅都愿意陪她说上几句话,客客气气套点消息的。

       樱子将香帅压在身下,莫名有了些和往日不同的怪异感觉,身下的香帅眸中带笑,仰月唇微勾,露出一点白牙,倒更像是那被调戏的美人,而已然情动的自己却更像那妄图毁人清白的登徒子。但不管怎样,她是很满意这个视角的,那如玉公子就在她身下,在这逼仄的马车中退无可退。

        樱子很满意,香帅却显然不满意的,他经受着樱子露骨的视线,心中有点怵,一个翻身,两人便倒了个个儿。樱子仍笑着,一双白嫩嫩的手在香帅脸上又揩了两把,香帅似笑非笑瞥了这玉手一眼,将它拉开了些,不能再摸到自己的脸。

       “香帅若是不忍心拿那老头的银子,怎的又硬要从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手上拿走三十万两的银子呢”

      “因为你不但要偷看别人洗澡,还要把别人装到箱子里去。”

       
        樱子盯着他看了很久,轻轻的说“我知道你在骗我,你不肯收他的钱,是因为你讨厌那种人,不愿意为他做事。”

         “这么说来,我拿了你银子,当然是因为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比那个什么公主喜欢你,只不过我知道你喜欢我是假的,但我喜欢你是真的。”

         她抓住楚留香的手,不让他去摸鼻子。

       香帅的手是公子哥的手,不像使兵器的手,兵器伤人,容易致人于死地,而香帅从不杀人,他拿手的是轻功,他的手比大多数江湖中人的手干净。

       就是樱子握的这只手,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干净的,骨节分明,五指修长,白净如玉。

      樱子不想放手,这也是指多种意味上的。

     “你该知道的,你要带走史天王的公主,实在是很麻烦。”

    “这实在是没办法的事,别人知道我本事大,所以总把很麻烦的事交给我。”话像是抱怨的话,可说话的人的神态却全然不是埋怨的样子,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聪明,目光也很温柔,仿佛在说着亲密的情话。

    “可你现在拒绝了石田齐,事情就更麻烦了。”樱子也脉脉的把眼望进香帅的眼里。

    “哦?”

    “不过你总会成功的,因为有一个人知道一个法子,有了这个法子,你一定能成功的。”

    “那么说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很好。”香帅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在樱子眼中,这是条上钩的鱼,还是条头发已有些凌乱,被猫盯上的发着“腥气”的鱼。

     “当然,你的运气一向很好,因为这个人我知道。”

     “这个人是谁?”

     “我!”

     樱子终于舍得抽出了她的手,用那白白柔柔细细的葱尖指着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

     “你又为什么要帮我?”

     “第一,因为我高兴,第二,因为我乐意,”樱子用她似乎盛着水的眸子柔柔地凝视着楚留香“第三,因为我喜欢你。”

      “你怎么又突然喜欢上我了?”

     “你不信我,你把我当作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我信!我当然信,一个美丽的小姐,不论她说了什么,我都多少是相信的。”

    “你信,当然是最好的,因为我喜欢你,我要帮你,只要你……”樱子越贴越近,用手来拉住了楚留香的衣襟,几乎要将头埋进他的脖颈,她实在很喜欢这个男人,想要在他的颈上留下自己的牙印,他是个很香的男人,那郁金的香气还带着体温,这个男人,一定是十分美味的……

    “我知道你有情,也有义,”香帅笑着握住樱子的一双手,樱子的心第一次彭彭直跳,她附了上去,“那你又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知道……”

    “喔,也许你不知道呢?我觉得你一定猜也猜不到。”香帅笑得更温柔了,看起来比樱子还愉悦。

    “也许我知道呢?”樱子看起来更柔媚了,“也许我就是知道呢?”

     楚留香没有再说话,他用行动回应了她。

     车门一开,只见樱子小姐从车厢里飞了出来。

     楚留香叹口气,摇了摇头,终于又睡起觉来。

    

评论(2)

热度(10)